『光天化日之下就跟瞎子一樣,而在漆黑中卻可以看清事物,這種事情只要經驗過一次就可以自問有官視界的問題。

 

我們為什麼要看?

 

我坐上小津先生叫來的計程車後,想著羅森太太和摩里斯太太。這兩人所看到的我只不過是她們能夠看到的我(在階級社會中,搭著小津先生的手臂)。

眼睛就跟想抓住流水的手一樣,這種事實令我無比吃驚。

是的,眼睛在看,但不去觀察; 認為,但不去詢問; 接受,但不去尋找──沒有任何欲望,沒有飢渴也沒有討戈。

 

最後,我在想,我是否能夠看清自己呢?』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─節錄自刺蝟的優雅。

 

 

我也否也是被蒙敝著,睜著眼卻看不清的那一類? 

這個段落震撼了我。

 

活著,卻不去感受。這種生活過了多久? 

我無法,無法再感受以前的感受。好的壞的,赤裸的深沉的。

睜著眼看卻再也看不見。

生活不該是如此,卻無論如何也無法一轉身便跨越。

 

Socorro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z81 的頭像
maz81

☣ inso,mnia ☣

maz8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