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點十分,又是在夢裡,將醒未醒的時刻,

我終究是無法抽身,為個不經意的夢掛心一整天。

總把那些看似已經可以抽離的人事物又往身上披去,

那個人就站在那,站在盲點之上。

存在著,生活著,卻我怎樣地回頭也見不著摸不著。

maz8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